• <button id="25wyn"></button><button id="25wyn"><acronym id="25wyn"></acronym></button>

  • <th id="25wyn"></th>
    首頁 >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

    實驗室安全事故頻出 須警惕實驗室殺手

    發布時間:2018-12-09發布人:

     2009年的一天,某大學化學系一位博士研究生厥倒在實驗室,被送往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經初步調查發現,該系一位教師與合作者,于事發當日在做實驗過程中存在誤將一氧化碳氣體接至通向上述博士生所處實驗室輸氣管的行為,導致了這個悲劇。

      這并不是一個個例,事實上這類事件在很多高校都發生過,雖然可能沒有引起太多的死亡事故,但仍然很嚴重。

      以我了解到的例子,某校國家重點實驗室里僅在兩年間,就有一名女生在研究戊肝病毒時自己得了戊肝,還有一名女生得了白血病。這是屬于比較嚴重的。

      實驗室一旦發生事故,真是后悔都來不及,其實很多都是原本可以避免的。

      我學習的時候,曾經沒有特定的位置,所以在公共臺面上占了一席之地。實驗桌的架子上擺放了多種藥品,一般為無毒的,有毒試劑如丙烯酰胺放置在專 門的柜子中。有一天,我抬頭突然發現,不知道誰用完了丙烯酰胺,居然放在我桌上的架子上。丙烯酰胺是一種神經毒素,可以透過皮膚并在體內積累,這是學過生 化的都知道的。相比溶液來說,粉末的丙烯酰胺試劑更危險,因為細微的粉末可以隨風散播,難以察覺,真是毒人于無形啊!此外,在很多實驗室,照膠儀的鼠標應 該是非污染的,不能用帶有EB的手套去接觸。但有些人卻沒有遵守,使得鼠標早已污染,而有些不知情的人直接接觸EB后,如果及時洗手且手上無傷口也罷,如 果直接吃東西,將EB攝入體內……EB是分子嵌入劑,可能導致基因突變。偶爾幾次也許沒有什么大問題,但是長此以往,難保不出現問題。另外,我曾經看見有 人直接用手去拿抽提質粒的苯酚氯仿。苯酚有很強的腐蝕性,一次我不小心將一滴滴在了泡沫上后,泡沫馬上就像沸騰了一樣冒泡泡,然后腐蝕出一個洞,嚇得我冒 冷汗。更恐怖的是,我聽到過師兄和師姐討論他們不小心將苯酚氯仿滴到身上的事,還討論皮膚的顏色變化是怎樣的。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問題。比如做致病菌的人,是否曾把菌體煮沸滅火;使用有毒試劑時,是否曾亂放導致污染周圍環境。有些實驗室條件比較簡陋,沒 有單獨的辦公室,學生自習也在實驗室里。然而實驗室內往往有很多有毒試劑,包括易揮發的有機試劑,夏季和冬季經常要開空調,室內空氣不流通,有害物質就在 大家身邊滯留,而且還有些學生在實驗室里吃飯,怎能對身體無害呢?

      本來做科研在精神上就已經“備受摧殘”了,要是再讓肉體上也遭罪,那真是太虧了!做科研最終是為了社會的進步,所以絕對不可以在還沒作出點貢獻的時候就為其“獻身”了。我們的身體不僅屬于事業,也屬于家人。

      事實上,現象的背后反映出的是對自己和對他人的不負責任,以及實驗的不嚴謹性。難道就沒有想過,自己的一時大意或疏忽會給別人帶來多大的危害 嗎?文章開頭的例子就是血淋淋的教訓,好不容易熬到了博士,卻因為別人的疏忽丟了性命,其家人該怎么辦,受害者多么無辜!國家培養一個博士要高額的金錢, 還沒等價值返還呢就給坑沒了。而且做事這么不嚴謹怎么能得到可靠的實驗結果呢?

      一個正規的實驗室,應該在硬件設施和管理上也正規起來,且不僅僅局限于對工作時間的長度的要求。首先,學生要有自我防范意識,對于已知的有毒試 劑不要放松警惕;此外,要對他人負責:老師應該提醒和要求學生,因為畢竟老師的經驗更豐富,了解危害性,學生不僅僅是學生,也是父母的孩子,老師要對學生 的安全負責;學生也不要讓自己的忽視危害到別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這又延伸到已有人提出的實驗室排出的有毒物質的危害。事實上,這件事想解決不是短期內能實現的,全國幾乎都一樣,即使認識到潛在的危害性,也難 以改變,因為能力有限,就像工業污水,已經多少年的問題都尚未能很好解決。有老師曾經說過,我們用過的廢槍頭都被附近的百姓撿去賣錢了,做成我們使用的盆 和桶,顏色越深的越危險。想到各種各樣的有毒物質每天可能從盆里浸入水中,再接觸我的皮膚,我都覺得頭皮發麻。是否非要等到出現重大事故國家才會重視呢? 誰知道呢?我們已經習慣了在挨打后才知道哭。


    计算快三的方法和技巧